<acronym id="uywa8"><center id="uywa8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uywa8"><center id="uywa8"></center></acronym>
北京理財網平臺

她走投無路,只能選擇這條路,結局卻出人意料...

每日陪讀2020-10-27 07:37:04

張柯站在房間門口,猶豫著。

20萬,這是她今晚陪客的價格。

一旦踏出這一步,她就再也沒有退路了。

從此,她跟那些出賣自己上位的女明星們,不再有區別!

一瞬間,她有一種馬上逃離的沖動。

可是,想想姐姐傷心的臉,她的心冷硬起來。

深吸一口氣,推門——大門推開,張柯眨眨眼,還沒適應里面的光線,就被人拖了進去。

“快進去,別讓顧少久等?!?/p>

她踉蹌著站直身體,眼神往四周掃去。

這是一間豪華的大包房,一群鶯鶯燕燕中,坐著兩個年輕男人。

扭頭左右看看,張柯被嚇了一跳。

站在她左邊的女人,是當紅小花旦范瑩瑩!

范瑩瑩剛獲得最佳新人獎,風頭正勁。

站在她右邊的女人,是歌壇清純玉女郭佳!

郭佳號稱自己還是處女,清純如白蓮。

此刻,這兩人都眉目含情的盯著沙發上那兩個男人。

怎么回事?不是一場桃色交易嗎?怎么范瑩瑩和郭佳也在?

不過,出錢的是大爺,張柯來不及多想,乖乖在兩個女人旁邊站好。

在兩大美女的襯托下,她就像一只丑小鴨。

“人都到了,你看看吧?!币粋€懶洋洋的聲音響起。

張柯循聲看過去,沙發上坐著兩個大帥哥,各有特色。

講話的這個打扮很雅痞,笑起來眼泛桃花。

而另外一個,張柯只看了一眼,就渾身凍住了——他有一種奇特的特質,只是坐在那里,不用動作,就給人一種冷硬的感覺,像是剛出鞘的刀!

他的長相很英俊,但是第一眼,你會完全忽略掉他的長相。

那冷硬的氣質讓他看起來很像軍人,姿勢端正,身板挺直。

男人很快撲捉到了她的注視,抬眼看了過來。

張柯垂下眼眸,裝出一副溫馴的樣子。

任何時候,男人都是喜歡女人溫順的,即使你不是,你也要會裝。

在演藝圈打雜了這么久,她早已經看透了這一點。

“就選她吧?!蹦腥穗S手指過來,他的臉隱藏在燈光的暗影中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“我?”張柯指著自己,男人點點頭。

“什么?”其他人全部詫異的看過來。

桃花眼男人笑了:“沒想到你的品位還挺獨特,喜歡青澀的小嫩芽?!?/p>

男人沒有說話,挑眉示意了一下。

“行了,你們先下去吧?!睉醒笱蟮哪腥藫]揮手。

范瑩瑩和郭佳只好和其他女人一起出去了,但是還不甘心的挺著胸,露出自己高聳的事業線。

張柯有些莫名其妙,看向那個男人,希望他能解惑。

“簽了這個合同,你就是我的妻子?!?/p>

男人淡淡的話好似拋下了重磅炸彈,炸得張柯外焦里嫩。

她只是來賣身而已,不用結婚吧?

“不,不結婚,我只要20萬。

男人驚詫的看向她。

張柯抿抿嘴唇,蒼白著臉,按捺下自己的羞恥心,說道:“按照之前楊姐談好的,給我20萬就行了,我不會多事的。

“談好的?20萬?男人一臉的莫名。

張柯的心涼了下來,即使她再笨,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對了。

她來不及多想,手機就叫了起來。

她從包里手忙腳亂的翻出手機,沒來得及看,就按了接通——“喂,楊姐?我沒有后悔,我已經到了……但是——什么?趙老板剛給你打電話發脾氣……”張柯抬頭看了看對面坐著的兩個男人,小聲的說,“我知道了……我大概找錯了地方……我馬上過去……”

電話掛斷,但是張柯還是緊緊的握著手里的電話,“對不起,我走錯了?!?/p>

低頭道完歉,她轉身就要出去。

“等等——”

桃花眼男子興致盎然的叫住她,“姑娘,你是趕著來賣身的?不過才20萬,也太廉價了吧。

張柯的臉瞬間蒼白,牙齒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。

這樣赤裸裸的侮辱,讓她羞恥的幾乎要落荒而逃。

“不關你的事?!彼χ毖鼦U,不讓自己有一絲的軟弱表現出來。

她不是那些嬌弱的小姑娘,受了委屈可以哭回家去,有家人心疼著……為了家人,她只能咬牙向前。

“哈哈,當然不關我的事,不過我可以給你介紹一筆生意,肯定讓你賣的比20萬多,怎么樣?要不要考慮一下?

“不勞費心?!睆埧抡f完,毫不停留的開門出去。


身后,傳來那個男人放肆的笑聲:“顧少,看來你的行情不行啊,被嫌棄了,連個小丫頭都看不上你??!”

“閉嘴?!甭曇絷┤欢?,是那個冷硬的男人吧?不知道他到底是誰,有這樣的氣勢。

果然是走錯了地方啊,張柯回頭看了一眼包廂的名字,上面寫著216.她應該去206的。

206包廂。

張柯打開門進去,先謙卑的鞠躬道歉:“對不起,我來晚了?!?/p>

“啪——”一個酒杯砸在她身邊,血紅的酒液潑灑開,玻璃四散飛濺,細小的碎片劃過她的臉頰,留下一絲血痕。

她驚恐的瞪大眼,看著對面那個氣勢洶洶的男人。

這一眼,讓她入墜冰窟,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。

“張小姐,好久不見,”男人淺淺一笑,好似惡魔露出了尖利的爪牙:“我可是等了你好久?!?/p>

“趙一凡,怎么是你?”

眼前的這個男人,一表人才,帥氣多金,是華貿娛樂集團的掌門人,許多女明星追逐的焦點。

可是,張柯卻對他避之唯恐不及。

她想盡各種辦法遠離他,避開她,卻在今天,自己送上門了……

因為,只有她知道,這個男人是魔鬼!

如果被他抓住,他會拉著你一起下地獄……

“為什么不能是我?你希望來的是誰?”趙一凡站起身來,走到張柯身邊,興趣盎然的看著她,眼中閃現著勢在必得的光芒。

“對不起,我不做你的生意?!?/p>

“呵呵,你以為,我們倆之間,什么時候輪到你做主了?”

張柯的心尖銳的疼痛起來。

她挺直背盯著他:“如果你是想看我笑話的話,那么請問,趙先生,你看夠了嗎?”

“夠?怎么會夠?這戲臺搭起來了,主角還沒上場,不精彩?!?/p>

他嗤笑一聲,隨意的坐下,一手支著腦袋,點頭示意張柯:“開始吧?!?/p>

張柯僵直的站在那里,一動不動。

“容我提醒你,20萬。

“是你設計我來這里?”

“設計?何必講的那么難聽,不過是你我各取所需?!壁w一凡輕蔑的笑了。

“你為什么不肯放過我?”張柯的雙目簡直要噴出火來!

“你應該感到榮幸,我趙一凡有興趣的女人可不多,你還是第一個?!?/p>

“你對我有興趣我就一定要配合你嗎?”張柯失控的大喊,好似心里壓抑許久的憤恨噴涌而出,“趙一凡,我不欠你什么,我對你也沒興趣,請你離我遠一點!”

趙一凡一把拽過她,強迫她坐在自己大腿上:“太晚了,小柯兒,早在我看見你的第一眼,我就對你充滿興趣,你是我的,你這輩子只能是我的!”

她使勁掙扎,卻怎么也掙不開他的鉗制。

“放開我!”張柯恨的咬牙切齒,恨不能把面前的這個人生吞活剝。

當初剛剛踏進這個圈子里時,她就對姐姐發過誓,絕對不會被人迷惑,當小三。

她一直守著自己的底線,這些人為什么不肯放過她?

“我告訴你,我想要的,就一定要得到!”他的目光看著她,卻讓她感覺到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住的獵物!不寒而栗!

“小柯兒,你該明白的,你最適合的位置在這里?!彼噶酥缸约旱膽驯?,“來吧,待在我的身邊,我不會虧待你的?!?/p>

他語氣溫柔的誘哄著,好似看著世上最珍貴的珍寶。

張柯冷笑:“待在你身邊,做你的情婦?這就是你愛我的方法?”

趙一凡:“目前你只能待在這個位置,如果你能讓我一直都對你這么有興趣,以后給你挪個位置也不是沒可能?!?/p>

“你休想!”張柯堅定的說道,“你逼公司給我施壓,使詭計讓我接不到工作,你還有什么手段,統統都使出來吧,我不怕你!我等著接招?!?/p>

“哈哈,果真骨頭硬,我喜歡?!壁w一凡哈哈大笑,十分得意,不過馬上神色一轉,“不過我今天沒耐心陪你玩了,等你變成了我的人,看看你還嘴硬什么?!?/p>

他伸出手指,迷戀的撫摸著張柯的面頰,卻讓張柯毛骨悚然,臉上像是有只冰冷的蜈蚣爬過,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。

“不,你放開我!”她用力掙扎起來,“救命啊救命啊……禽獸,你放開我……”

張柯哭喊著,可是在夜總會震耳的音樂聲中,她的哭喊聲淹沒了,沒有人注意到這個房子里,一個女孩在惡魔的爪牙下掙扎著。

“你喊吧,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,”他一手緊緊的摟住她,一手按住她的頭,嘴巴湊了過來……

繼續閱讀請點擊【閱讀原文】


乐发彩票